貴州荷花酒業(集團)有限公司

首页 >> 荷花文苑 >>酒韻長卷 >> 黔酒詩話
详细内容

黔酒詩話

文|龔 勇

有人說:詩抒情,酒抒懷,詩酒結緣千古來。酒與詩,是物質和精神的完美結合,酒助詩性,詩借酒威,二者相得益彰。人們常常把詩酒并列,歷來就有“詩酒文人”“詩酒風流”等說法,甚至有“無酒不成詩”之說。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《詩經》中,涉及到酒的就達50首之多。《詩經·賓之初筵》是我國文學史上第一首詳細描寫飲酒場面的詩,詩中“賓之初筵,溫其恭恭,其未醉止,威儀反反。曰既醉止,威儀幡幡,舍其坐遷,屢舞仙仙,其未醉止,威儀抑抑。曰既醉止,威儀佖佖,是曰既醉,不知其秩……”等詩句,把貴族們飲酒的場面和醉中情態描繪得十分生動:宴會之初,大家彼此禮讓,顯得彬彬有禮。酒醉之后一個個原形畢露,狂態百出,不知姓甚名誰了。

酒與詩,總有道不完的話題,寫不盡的軼事。我國歷代詩人,幾乎沒有不喝酒、不好酒的。借酒吟詩,借聚飲言談唱和之機迸發詩興,以便寫出瑰麗壯美的詩篇,乃是古往今來幾乎所有詩人無不飲酒的真正用意。清初出生于貴陽花溪的詩人周漁璜,歷來好酒豪飲,年少時就喜歡聚飲。凡年節宴客,常備以美味佳肴,盛情款待賓朋。后因“嗽上氣疾”,雖不似年輕時之暴飲,然每餐飲酒仍不下半斤。周漁璜才華橫溢,其詩造詣很深,成就很高,晚清“西南巨儒”鄭珍認為他是繼承盛覽之后,堪與蘇東坡、陸游媲美的詩人。他在瞻仰周漁璜的遺像后稱贊說:“詩當康熙,如日正中。起問漢大,惟漁璜公。桐埜一篇,眉山放翁。經緯宮商,繼盛長通。”當代美術大師劉海粟在《詩人周漁璜小傳》中也稱他為“黔中詩帥”,認為他的才氣或在鄭珍莫友芝黎庶昌三人之上。

鄭珍莫友芝黎庶昌是遵義“沙灘文化”的代表,被稱為“沙灘三杰”。他們三人關系甚密,既是酒朋詩侶又是姻親世交。黃萬機等著《貴州歷史文化名人》說:他們“或泛舟樂安江,或游覽禹門寺,或臨流垂釣,或登高遠眺。每當酒酣興濃,即揮筆賦詩,長嘯放歌,或絕壁題字,鐫刻摩崖。文采風流,極一時之盛。”鄭珍從小就好飲,也喜歡獨自一人在山林、月下、花間飲酒“傾玉壺”。有時喝醉了,竟連回去的路也找不著了。據粗略統計,鄭珍現存詩詞約有912首,其中提到酒的就有155首。如《重醉湘山寺歌》云:

談經講學僅寫意,不及飲酒終日醉。

醉生醉熟總可憐,心中了了無一事。

出生于清光緒二年(公元1876年)的貴陽人、著名文學藝術家姚華,是一位“有歌必須聽,有酒必強醉”的愛酒之士,他的《丙午暑中自日本假歸》一詩有云:“酒后不知身作客,晚風吹面始驚沙。”姚華五十誕辰時,梁啟超為他作了一首《祝壽詩》,詩云:

昨日買畫錢,況夠供一醉。

相攜香滿園,大嚼不為泰。

足見姚華好酒程度之深。

酒與詩,就像酒曲與酒一樣,酒成了詩的酵母菌與發酵劑,詩也使酒由一種物質狀態轉化為精神狀態。酒不僅給了詩人們物質和精神的美好享受,也激發了他們創作的靈感,造就了無數謳歌美酒的名篇佳作,大大豐富了我國酒文化的內涵,為我國的酒文化譜下了光輝的篇章。作為“國酒之鄉”的貴州,物華天寶,人杰地靈,自古就是美酒的故鄉。這里地處中國西南的云貴之巔,上接天之光,下承地之氣,其山之美,有如身臨仙境;其水之秀,有如面照明鏡;其地之博,有如海納百川!得天獨厚之景,孕育了千年醉人的芳香。黔地之美酒,多如恒河沙數,不勝枚舉。而懂得品酒之人,莫過于有識之士。古往今來,多少騷人墨客、文人雅士,為黔酒之香所傾倒。所謂“酒品如人,酒風如文”,他們或為之飲詠,或為之歌賦,詠誦黔酒之詩,同樣如泉似河,浩如煙海,為中華酒文化增添了華彩的篇章!

唐宋之際,貴州已是名符其實的名酒之鄉,民間“婚姻之禮,以牛酒為聘”,釀酒蔚然成風。據清代張澍《續黔書》卷二《李白至夜郎碑考》稱,貴州桐梓驛西有李白“故宅舊井”,據說“斗酒詩百篇”的李白在此詠《清流蟻酒酷初綠》詩,“李白聽鶯處”也有《倚酒聊歌菩薩蠻》碑詩。至今,在今貴州桐梓縣境內,還有許多與李白流放夜郎有關的文化遺存,如太白橋、太白泉、太白聽鶯處、太白故宅、太白望月臺、太白寺等等。李白流放夜郎期間,創作的詩歌多達30余首,每一首都散發出濃濃的夜郎情節,如《憶秋浦桃花舊游時竄夜郎》:

桃花春水生,白石今出沒。

搖蕩女蘿枝,半掛青天月;

不知舊行徑,初拳幾枝蕨。

三載夜郎還,于茲練金骨。

《南流夜郎寄內》:

夜郎天外怨離居,明月樓中音信疏;

北雁春歸看欲盡,南來不得豫章書。

這些都是膾炙人口的絕妙佳作,想必多是有著“酒仙”之美號的詩人飽飲黔北酒鄉美酒之后的情感釋懷。唯一遺憾的是,由于文獻的缺乏,我們已無從獲知李白當年所飲酒的名稱。

盛唐時期,流行于貴州彝族、仡佬族、土家族、苗族等少數民族民間的咂酒,盛行于貴州全境,并隨唐宋時期一部分苗族的西遷而傳至云南。各民族飲用咂酒的習俗,其風趣引人入勝,備受贊詠。明代文學家楊慎曾賦詩贊曰:

醞入煙霞品,功隨曲孽高。

秋筐收橡粟,春甕發蒲桃。

旅集三更興,賓酬百拜勞,

苦無多酌我,一吸已陶陶。

明代是貴州釀酒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階段。當時,貴州的酒類品種極為豐盛,蒸餾酒、黃酒、果酒以及配制酒等都有較大產量。據說一代哲人大師王陽明被謫貶到貴州擔任龍場驛(今貴陽市修文縣一帶)驛使時,就是飲著當地百姓自釀的佳釀,潛心悟道于修文龍崗山,創立了“知行合一”學說。王陽明一生愛酒,在其詩作中多有體現,如《始得東洞遂改為陽明小洞天》中“卷帙漫堆列,樽壺動光彩”等詩句,就足見其與酒結緣之深。當時在貴州民間,黃酒仍是倍受推崇的酒類之一,貴州人通稱為“春酒”。明萬歷年間帥機出任貴州思南知府時,著名戲曲家、文學家湯顯祖就為其寫下了《春酒篇寄帥思南》一詩,詩中便有“黔中徼外若椒蘭,何如漢暑老祠官。……眼中人物悵春杯,定解春池倒載回。況復南中多醞法,無事東朝給酒媒”等詩句。明人謝三秀在貴州時也寫下了《城南江亭學使壁哉韓公邀同參知大函》一詩,詩中也有“空亭留讌言,山床壓春酒”的名句。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400 660 1963
15185259999
18608529837
- 醉泉在線
微信服務號:gzyxzq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彩票双面盘是什么意思